"希望日落可以慢些"

[佳昱户晓]遇见你


很ooc


@浔惘提青提 生贺(虽然很拉



01.


"你是从什么地方认识你男朋友的?"


"说出来你可能不太信,我们是在狗市上认识的。"



马佳,一个普普通通的社畜打工人。每天重复着两点一线的生活,平凡得不能再平凡。


而最近突发的一件事却让他陷入了沉思。


他,一个坚定自我的唯物主义者,一个守法懂法的普通公民。却在今天一一


活见了鬼。



02.


活见鬼,物理意义上的。


马佳看面前坐在地上懵逼的少年,表情复杂。


少年一双眸子乌黑发亮,干净的脸上尽显阳光。就凭这张脸,随便往哪个学校一扔都是根草。


乍一看是无数少女的梦中情男,细一瞅就发现着玩意不是人。


少年再地上盘腿而坐,眼睛一眨一眨的,背后一条尾巴一摆一摆,看起来似乎心情不错。


马佳像后退了一步,战术性清了清嗓:


"这位同志,你好。"


少年:...............


少年似乎不是很满意这个回到,向后一靠,一副你这个逼在说什么本大爷听不懂的样子。



03.


一人一玩意就这么僵在胡同里,马佳突然就很后悔:


靠,早知道就不来买狗了。


事情还要追溯到一个小时以前。


马佳待的公司拿下了一个大客户,其中的功劳大部分来源于马佳负责的领域。


大客户都拿下了,这还不得奖励奖励。于是总裁大手一挥,给马佳放了一天假。


马佳看着公司群里的通知,高兴得想打人。


他把手机往桌上一扔,表达了对这一天假十足的嘲讽。


但毕竟是天假怎么也得好好过了,马佳看着朋友圈大家都在晒自己的毛孩子,一时间心血来潮,决定去买只狗。



04.


但买只狗也能被雷劈属实是马佳没有想到的。


正当他心满意足地抱着狗往回走的时候,突然晴天霹雳,一道闪电飞速而过,砸在了马佳脸上。


当他再次抬头的时候,面前的狗就变成了人。


但不管多么不相信,马佳也得对他负责。


"嗯…这是?"少年跪坐在马佳的床上,指尖勾着衣服。


"你现在这样,也不能天天裸奔啊,把衣服穿上。"


少年微微皱了皱眉,头一偏 "我不穿,不舒服。"


马佳叹了口气,心想果然是小孩子脾气,伸出手扣住对方手腕,把他往自己这边带, "乖,听话。"


少年出乎意料地乖了下来,老老实实地坐着,任凭马佳给他穿衣服。


少年的身体洁白而滑腻,就这么毫无防备地被马佳看光,纤细地睫毛在阳光下上下轻颤,马佳感觉好像有毛毛在他心上挠啊挠,态度不禁软了下来。


"这以后就是你的房间了,你睡在这里。"


少年就这么被安排了下来。



起名字也算是人生大事,马佳翻遍了字典猜想出来了一个姓,他看向在一旁专心啃排骨的少年,顿时哑然失笑,


"那,名字就叫做程昱吧。"



05.


马佳没养过狗,对这方面知识知之甚少。


在一个凉爽的夜晚,蔡程昱一边吹着风一边睡觉,第二天就光荣生病了。


但他生病肯定不能去看医生,马佳只好自己买了些药喂给他吃。


怀里搂着吃完药睡着的小朋友,心里泛起了一股复杂的情绪。


最终还是在小朋友耳边轻轻道: 


"做个好梦。"



06.


日子一天天过去,那种复杂情绪越来越强烈。马佳在看到蔡程昱心满意足吃冰淇淋时,心会软得一塌糊涂,情不自禁想要搂他入怀。


在公司办公的时候,情不自禁会想起在家中的,蔡程昱,并去猜想他在家的一切。


而他也一直隐忍着,没说出自己的秘密。


他不是因为自己无法接受,而是拍蔡程昱不喜欢自己。


事实证明,酒是最好的吐真剂,在公司晚会后,马佳晕乎乎地回到家后,迎接他的就是一直在等他的程昱。


换做平时,马佳肯定会催促他快去睡觉,但喝醉了的马佳偏不。


他抱着蔡程昱不撒手,大有一副我不睡你也别想睡的架势。


蔡程昱就这么一直由他抱着, 结果马佳嘴一撇,委屈地哭了。


蔡程昱:...........


喝醉后的马佳彻底放飞自我,哭着说自己多么喜欢他,多么想他等等,大有玛丽苏狗血女主的架势。


蔡程昱听着他瞎扯,耳朵渐渐红了,正当他鼓起勇气,准备说出我也喜欢你时,


马佳突然头一歪,倒地睡了。


蔡程昱:呵。


07.


事后第二天,马佳从床上醒来回想起自己昨晚干了什么煞笔事后,一度质疑。


"我怎么可能说那些话啊!"


蔡程昱站在床边摇着尾巴,听到这话眨眨眼,奶声道:


"哥哥,我录了音。"














[8:00|上海]他们的故事

上一棒:@你真的戏很多 

下一棒:@卑微小若 


*ooc致歉


*城市:上海


*俗梗



故事的开头总是极其温柔。




蔡程昱在练歌房一呆就是几个小时,反应过来去看时间已是深夜。



鬼使神差一般,他拨通了马佳的电话。



铃声滴答答的在房间里响了一会,直到对面传来了清亮的男声。



“喂,程昱!怎么了?这么晚给我打电话?”



马佳的声音有点颤抖,应该是慌慌张张跑过来接的,蔡程昱微微低了低头,靠在门框上。



“佳哥,我想你了。”



马佳微微一颤,他们已经有几个月没见了,平日里又忙,没怎么通话,他拿着手机走向门口,倚在门口的柱子上,望着空无一人的街道,眼中流露出一丝落寞,半晌,他才开了口,声音有些沙哑。



“嗯,我也想你了。”



两个人都是一阵的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蔡程昱开了口。



“佳哥……快要五一了……”



他没有说出那句“我真的好想你”。



蔡程昱的话还是让马佳一惊,低头看了一眼日期,“还真是,可惜啊,佳哥没办法去长沙找你啊。”说完还叹了口气。



“我可是很想我们的程昱小朋友呢。”



电话那头传来了一阵细微的声音,马佳起了心,决定逗逗他。



“哎,我一个孤家寡人没人陪我,要不程昱你来吧?”



“啊?”



听着电话那头明显一愣的声音,马佳没忍住轻笑了。



还没等他解释,蔡程昱的回答就冲他脸上砸来。



“好啊!”



“……”



“唉,那我可……哎!什么!?”



听着对面炸开的声音,蔡程昱露出了一点得意似的笑容。



“我说!我要去找你啊!”



马佳咽了咽唾沫,强行压住自己内心的兴奋,问着



"真....真的吗?”



蔡程昱默默在心里翻了个白眼,笑着道



"当然是真的。”










上海的机场总是人山人海的。



马佳打老远就看见朝他飞奔而来的蔡程昱。



一声呼唤,怀里就多了个东西。



把人拥入怀里,几个月的思念在这一刻全都喷薄而出。



周围的世界似乎全都安静了,正如少小说中描写的那样,马佳只能听到了蔡程昱有些仓乱的呼吸和砰砰的心跳声。




“我好想你。”









试问如果去上海你会去哪?



上海外滩?还是东方明珠?



不过对于一对热恋的小情侣,迪士尼或许是他们的归属。



已经吃了五个冰激凌的蔡程昱心满意足的牵着马佳的手,悠闲地在大道上逛。



“程昱。”



马佳带着笑意开口,看向一边的蔡程昱。



“嗯?”



“你要去看烟花吗?”马佳歪着头看向他,眼里满是认真与期待。



男人的直觉告诉蔡程昱,肯定是有什么事情要发生。



“好啊。”蔡程昱乖巧的答道。







马佳所说的烟花也可以说是场灯火秀,很盛大。



绚丽的烟花划过漆黑的夜空,为这片空地装点了些浪漫的气息。



一对对情侣在城堡下拥吻。



蔡程昱咂咂嘴,扭过头去继续看烟花,手上却冷不丁碰上一个金属东西。



凉凉的,环形的,触及指尖有一丝的酥麻



蔡程昱抖了一下,冷不丁向一个不切实际的方向想。



是……戒指吗?



蔡程昱咽了口唾沫,很快便打消了这个想法。



他错开马佳的眼神去看城堡,手却被一股力抓住,举到半空。



下一秒,一枚小巧精致的银环扣在了他骨节分明的手上。



蔡程昱瞪大了眼。



不同于那些花里胡哨的钻戒,这个银戒上只有两个字母。



JY



蔡程昱一瞬间忘记了呼吸,他看向马佳。



许是被他灼热的目光盯久了,马佳有些不自然的摸了摸鼻尖。



“其实……我知道烟花下面求婚很俗套的,但是……”



马佳把蔡程昱的手笼在手心,少有的认真看着他。



“我好像找不到别的浪漫场合了。”



“这个戒指,我很早就去订做了……”



蔡程昱的手轻轻颤抖着,眼中似乎有什么东西闪烁着。



马佳吸了一口气,他向前走了一步,在蔡程昱脸侧说道。



"你可能不会喜欢这个场合,"



"但我还想说,"



“这位先生,”



“你愿意成为我的余身伴侣吗?”














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


有人问:蔡程昱答应马佳的求婚了吗?


我也不知道。


我只知道的是,


从那一天起,马佳人生中的每一天,


都有一个名叫蔡程昱的少年。




END.